DEMONE

时间:2019-11-21 浏览:3168


DEMONE-Elektron艺术家证书.jpg


DEMONE: Elektron品牌合作艺术家


音乐经历:

作为一名职业的Radio / Club / Produce DJ,以职业的工作水准和专业的音乐策划能力以及良好的音乐品味赢得了各方面的青睐和赞赏。 


Demone1.jpg


Demone2.jpg


成立自2004年、全球2000万受众,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独立播客品牌--网络广播电台“糖蒜广播”的联合创始人。 


2008年成立复古跳舞厂牌RETRODANCE,曾主打的中英文经典老歌派对红极一时,得到了众多好评,也是在中国为数不多推广中英文经典老歌的现场DJ之一。多年的丰富临场经验积累,加上坚持的唱片挖掘收集,形成了特有的独立风格。以多元化音乐的融合为最大特点,从爵士到电子舞曲,从中文老歌到外语经典,无一不是拿手好戏。目前与多位DJ伙伴组成新的复古音乐派对组织【复古电工团】,自2017年来陆续在全国重新开展中英文经典老歌的派对,多次以”千人派对“的火爆场面而被传为中国最受欢迎、最想参与的的派对之一。 

 

1.jpg


2015年成立电子舞曲LIVE乐队海淀人Hielektromen,乐队坚持使用全硬件合成器设备演出的这种非常国际化的演出形式,从成立就广泛受到关注。在独立电子音乐厂牌Ran Music旗下发表的系列合辑Ran Groove的VOL01-VOL07中发表单曲。其中单曲《离婚去派对》成为大热门独立舞曲,引起广泛关注。2018年年末发行首张EP 《Alien Bubble Club》,2019年末发行第二张EP《Melancholy》。 


同时Demone也以个人名义在燃音乐旗下发表了个人单曲《Chemical Trip》《Sunday Ending》、大福唱片的合辑《合成中国》中发表《Dancing While Dreaming》、环形山唱片的合辑《CRATER MONDE 1》中发表《Galaxy Fragments》。2017年开始跨界与其他的音乐人合作Remix单曲,其中包括独立音乐组合曳取的《Perfect Tide》和麦田守望者主唱萧玮的专辑《听见南极》中的《梦之航》、《白色星球》。并集结京城多位优秀电子音乐制作人建立了一个即兴创作为主的组合Beijing Eastside Jam Squad,采用完全即兴的方式来创作音乐,目前也已发表三首单曲《啤酒、咸菜和粥》、《你的迷妹》和《通惠之河漂流组曲》。 

 

2.jpg


2017年与电子音乐人田鹏、Elvis.T、王璐开始组织并策划【交流方式 The Modular Commune】系列活动。该活动通过交流和即兴演出的形式,旨在推广和交流目前世界上最流行的模块合成器Modular Synth。每次活动集结了中国目前最活跃的电子音乐人以及电子音乐爱好者近百人,并通过社交网络受到来自国际的关注和赞赏,已成为在全世界范围内代表中国在电子音乐方面发展的重要活动。 


2018年加入摩登天空,作为厂牌总监正式开始运营国内首个环境氛围音乐的厂牌《Sound Blanc • 白》,致力于发展氛围 / 环境音乐在中国的普及和发展。 


品牌故事:

2015年末经过几位朋友的介绍,知道了来自瑞典的合成器品牌Elektron。之前一直苦于玩音乐找不到特好的方式和方法,小的合成器和一些控制器买了一些,但总觉得不是特别顺手,软件也找不到门道。因为听了朋友的介绍,加上看了很多视频,觉得当时的最佳解决方案就是使用Elektron Rytm来做节奏,Analog Four来做旋律,以及用Octatrack来做采样器这样的一个接近闭环的系统来创作音乐。我跟我的搭档分别买了Rytm和Analog Four就这样开始进行了学习,特别是Analog Four,记得当时是在一个视频看一个几岁的小孩用它来编辑了一首歌,操作还真的很容易上手。所以很快,大概1个月多后我们就用这两台机器开始了第一场的演出,我记得是编了五首歌。那时候就开始想往更深层次的方向去学习Elektron其他型号机器,想买一台Octatrack来进行采样的处理。不过当时得到了很多反馈是,Rytm和Analog Four是很简单易学的,但Octatrack是真的很难,那段时间我确实也拜访了几乎全中国会用Octatrack的人,并且在Elektron第一次来北京做工作坊的时候我也是过去问了很多问题。大概花了半年时间才把Octatrack顺利的投入到演出当中。那个时候我们的演出是用5台Elektron的机器就能演一个多小时了。总体感觉,在学习音乐的过程中就好像《西游记》所说的要找到趁手的兵器一样,Elektron就好像我们的金箍棒,打开了我的与音乐世界的大门。


我觉得Elektron最厉害的地方就是整个产品体系设计的几乎是一个闭环,每个产品互相补足功能。除了自身的操作逻辑都大同小异通俗易懂以外,他们对外接其他设备的扩展性到目前为止也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直至今日我们的演出的中心系统还是Octatrack,去年我也从一代升级到了二代。它为我们的演出创造了特别稳定的强大支持和声音保障。我更多的还是喜欢用纯硬件的方式去演出,虽然麻烦,但是你既然走了这条路,玩了这种音乐,我觉得硬件和模拟才是最根源的方式。







上一个:毕赫宸

下一个:周骏